老人32年江里捞起400具遗体:看得多了 一辈子没哭过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13:09

12月18日,陈阳喜在长江阳逻段,这是他平日下水打捞尸体的码头。新京报记者朱柳迪摄

原标题:捞尸人陈阳喜:看得多了,一辈子没哭过

人物介绍

陈阳喜

湖北武汉阳逻镇人,62岁,长江捞尸人。

武汉阳逻长江段,陈阳喜是这里最有名的捞尸人,也几乎是唯一专职的一位。32年里,他在此捞起了400余具遗体,告慰生者,也让死者安息。

12月18日,陈阳喜从床边的柜子底下掏出他的谋生工具,扁担和排钩碰撞哗哗作响。

62岁的陈阳喜是武汉长江上最有名的捞尸人,也几乎是唯一专职的,他已打捞了32年。“这些年我捞起的尸体,是这个数。”陈阳喜高举起了4根手指头。目睹过400条消逝的生命,陈阳喜有自己的生死哲学:他不信鬼神,但善待死者,因为活着的人会记挂死者。他还打算再干10年。

“我不做,就没人来做了。”陈阳喜说。

梦中被苍蝇围着转

新京报:当年你是怎么做这行的?

陈阳喜:30多年前,我还是阳逻染织厂的工人,一天下午去江边闲逛,遇到了我师父。那时我师父是在江里打捞尸体的,有时也帮死者穿衣服,抬棺材,他年纪大了,想让我接班,就问我,想不想去江里打捞尸体?

新京报:你不害怕?

陈阳喜:我最初怕。但师父说,这是做好事,做善事,积德,还能赚钱。当时阳逻就两个捞尸人,我师父是其中一个。他说走走走,我就跟去了,干到现在。

新京报:长江其他地方没捞尸人吗?

陈阳喜:阳逻这里比较特殊,有个大的急流,加上石头一挡,形成一个漩涡,从上游江面上飘来的浮尸容易被卷进去,在这里的江边浮起来,所以有捞尸人。

新京报:还记得自己捞起来的第一个人吗?

陈阳喜:当然记得,第一次是师父带着我,捞的正好是我们阳逻街上的人,我第一次近处看到死人,有气味,腐烂了。我好怕,干完晚上都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想起那个人躺在地上的样子。

新京报:会做噩梦吗?

陈阳喜:做梦也梦到死人,特别可怕,都是苍蝇围着转,难闻得很。

新京报:当时有没有想不干了?

陈阳喜:从没说过这话,因为第二次捞的是个女孩儿,十四五岁,没那么可怕。

新京报:那捞到现在,有没有算过捞了多少?

陈阳喜:1981年到现在,有年数了,大概算了下,肯定有400了。10年之前,一天最多捞了五六个。今年一共捞了五六个。

“尽量钩手腕脚腕”

新京报:平时怎么发现江中的尸体?

陈阳喜:一般都是有人见到,叫我去,有时是家属,有时候是江上工作的人。谁叫,不管在干什么,都得放下了,立刻赶过去。

新京报:怎么捞?

陈阳喜:撑船在江面上了,看到死人,用绳子扔出去一套,慢慢拖到岸上来。

新京报:会很重,不容易拖吗?

陈阳喜:泡了水,都膨胀了,少说也有200斤,多时还有300斤的,是劳力活儿,需要干劲。

新京报:听说你尽量不用钩子?

陈阳喜:得看情况,在水下边的,绳子套不着,得用钩子。冬天尽量钩衣服,夏天穿得少,都是汗衫,短裤,没衣裳钩的,尽量钩手腕和脚腕,别钩着肉。

新京报:是为了保持死者遗体完整?

陈阳喜:得讲道德,把遗体保护好。有的遗体家属领走;无名尸,就得自己处理。早些年,还不实行火化,捞到的无名尸,用草席一卷,放进棺材,埋到附近的浪尸山上。

新京报:很多是无名尸?

陈阳喜:是啊,无名尸要登记,记住他穿怎样的衣服、鞋子,等家属找来时,凭这些辨认出,我们再把尸体挖出来,用汽油一烧,骨灰让家属带走。这是原来的土办法,现在是要拉到殡仪馆火化。

新京报:不管尸体腐烂多厉害都得捞?

陈阳喜:一定会捞,不管有没有人来认领,也得捞,这是师傅教的,怕人家属来找,得给他们一个交代。现在更严格,还得派出所同意,捞出来法医鉴定后,再送殡仪馆。

新京报:有没有捞不上来的死者?

陈阳喜:我这辈子遇到过两次,都是难度太大,是大铁驳船,装货的,上千吨,甚至上万吨,尸体就夹在轮子和船身之间。没办法,捞不出来,心里难受,但没办法。

“找到遗体,给家属一个交代”

新京报:有没有你打捞的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人?

陈阳喜:大概是10年前,我们镇上读初中的两个女孩子,约好一起投江了,是我去捞的。两人在江边不同的地方,隔了几米远,一个浮上来了,一个还在水里面,就记得后来发现她们用小石子在江边石头岩上写了一起跳江,两双小鞋子还摆在旁边。

新京报:心里难受?

陈阳喜:觉得可怜,太造业了,两个伢儿才读初中啊。

新京报:你怎么看这些跳江自杀的事?

陈阳喜:开始觉得可惜,多了,就不稀奇了,都是造业的人,富的有,穷的有,死了都一样。

新京报:那你相信鬼神吗?相信人死后有灵魂吗?

陈阳喜:不信,那是迷信,哪有什么鬼神,人死后就不会有知觉了。但中国人的传统,死要见尸。所以要把遗体找到,给家属一个交代,让家属放心。

新京报:听说过长江上有其他的捞尸人吗?

陈阳喜:没见过,以前听说长江别的地方,有人看到尸体,不愿意捞,长篙子一推,就推跑了。但尸体漂到了我们阳逻,有人管。不管就不讲道德啊。人死了,也该好好对待。

新京报:你一直说“道德”,对你来说,“道德”意味着什么?

陈阳喜:就是让家属把骨灰带回家,安好、埋葬好。

新京报:家人、朋友会觉得你的工作晦气吗?

陈阳喜:老婆开始不反对,也不赞成。后来有人专门上家里来感谢我,觉得我帮了忙,她慢慢理解了。

我们全阳逻镇,甚至新洲区都知道我是干这个的。一样是工作,养家糊口,还积德,没什么不好。

新京报:干这行时间长了,会变得铁石心肠吗?

陈阳喜:那倒不会。但我从不哭。哭不出来,流泪流不出来。这辈子没哭过。母亲死的时候也没哭。看的太多了,习惯了。

新京报:那看了那么多人去世,还会害怕死亡吗?

陈阳喜:怕能怎么解决?怕也没办法,一个人年纪大了,总是要死的。

“还得再干10年”

新京报:工作辛苦吗?

陈阳喜:电话一来就得走,大风大雨不能去江上,这是长江,得注意安全。但小风小雨,还得去,是体力活儿,得有劲,还得有胆子。

新京报:这些年工作有变化吗?

陈阳喜:以前是别人来叫,我去捞就行。现在不行了,差不多90年代归公安管尸体,得派出所叫我去,他们同意了我才能捞,怕跟凶案有关,还得法医鉴定,比以前规范了。

新京报:收入呢?

陈阳喜:80年代是60块,我,师父,还有一个乘船的,三个人平分。后来派出所叫我去捞,会给一两百块,有时候家属感谢我,会另外再给1000-2000块。

新京报:有给不出钱的家属吗?

陈阳喜:遇到家里太惨,穷得没办法的,看着收,不能收高了。实在不给的,也没办法,就过去了,不提了。

新京报:你说这些年你捞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

陈阳喜:是,但我不希望死人多,那不道德,得凭良心。不出事就是好事。

新京报:听说你担心没有人继承这一行?

陈阳喜:还好,我找到一个徒弟了,现在就跟他一起做,边做边教他。

新京报:他做的怎么样?

陈阳喜:他干得好,做这行,一要有力,是劳力活儿,要抬重的,一般都是200、300斤,二是胆子得大,不怕,三还得心好,凭良心。

新京报:那你自己打算做多久?

陈阳喜:我打算还做10年,我身体没有病,好得很,做10年没有问题。我不做,也没人做了。徒弟10年后他就可以独立做了。

国新办今年办50多场发布会等:更好满印度美国外交纠纷发酵 美三度致电印度落马官员倒霉透顶 命中注定难逃法网菲德尔 卡斯特罗:弟弟用英文向奥巴马韩国釜山北向大桥事故造成4名建筑工人日本再发生枪击事件 渔民联盟一领导人日本东京检察院将就猪濑直树资金问题展美国向南苏丹派兵保护美公民中国与巴哈马签订免签协定日本东京检察院将就猪濑直树资金问题展日本再发生枪击事件 渔民联盟一领导人美媒称美欧中监管部门或批准全球航运3美发言人:美方仍坚持认为斯诺登应回国欧盟最新统计称近1/4欧盟人口生活贫菲德尔 卡斯特罗:弟弟用英文向奥巴马美国“虎爸”强迫5岁幼子与汽车赛跑 美国拟将改革国安局 巴西称热切等待后日本关西机场一货运航班因引擎发生故障瑞士公司将于2020年在西班牙开启付土耳其5名警方高层被免 总理称国家依重庆摔童女孩父亲公开女儿道歉信:不该穆沙拉夫表态将面对一切指控 称未做过国际观察:泰国大选变数多桥下彻在社交网站哑火引猜测 被嘲已无通讯:中国企业点亮加纳万家灯火欧盟领导人对银行业单一解决机制表示支日自民党将于在野党赴欧美考察后再度讨古巴解冻半世纪限制 允许市民自由买卖美报告称美国几乎所有生鸡肉都可能含有美国研发炸鸡口味香氛蜡烛 一点燃即飘美国兆彩头奖奖金飙升至6.3亿美元 王毅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小鸡小鸭真能减压?哈佛大学的“宠物疗华盛顿悼念曼德拉欧洲各界关注乌克兰抗议活动 普京称与浙江实施行业信用监管模式 涵盖380明年北京首次允许非京籍考生高考 40越野跑赛道现土狼 选手怕被咬拼命跑成龙卷风“组团”肆虐美国李克强:鼓励民营和社会资本进入节能环世界主要城市11月12日天气预报旧金山市政选举华裔选民多缺席 中国城克里开启中东之行 欲修复美国与沙特关诺奇时装:“全民时尚”并非只是口号宁波大学举办“国际文化日”浙江海事局下放海员证和油污保险证办理遗产税调查:六成称遗产税应定位为“富小狗“开门”让老狗进屋 网友笑:小心日本男子为躲路检逃入福岛核电站 原因美防长向以色列许诺美将严防伊朗发展核